下次自动登录
厦门的林木和福州明显不同,鹭岛较榕城更具亚热带色彩,棕榈类乔木随处可见,像蒲葵、槟榔、油棕、王棕。高大的王棕常植于道路两侧,使空间显得线条简洁,格外开阔舒朗,还有婆娑的相思树,风姿绰约的凤凰花……
穿上有粉色领帽的学士服,我小心翼翼地扶着学士帽以防它歪掉,摄影师给我们拍照留念后,我们就毕业了。
我是厦门大学中文系77级学生,任一班生活委员。每到月初,我和二班生活委员都要到系生活管理科为同学领饭票、助学金,
1954年8月,我从闽北山城来到美丽的海滨城市厦门大学学习,刚到校感觉一切都新鲜,我下决心从头开始,珍惜新生活。
五十多年过去了。在厦门大学防空纠察队那段生活,至今历历在目。1958年炮击金门时,我任纠察队女生中队副队长。
1950年抗美援朝期间,厦门当时处在海防前线,形势紧张,厦门大学理工学院内迁福建西部龙岩。工学院的搬迁地点是龙岩县城内,厦门距龙岩约有150公里,
1943年,大学一年级,春到山城长汀,我爬上了北山,走进北极阁,迎面遇见一位穿鲜红色毛衣的女生,中等身材,不胖不瘦,温柔娴静,对我微微一笑。
厦门大学读书风气浓厚,而且是德、智、体、美四育并重,积极开展多姿多彩的课外活动,借以提高学生全面发展的素质。
忆昔英姿勇率先,高谈阔论创新篇。 引经据典人钦佩,蹈矩循规数称贤。
期颐人瑞叶先生, 暑往寒来奋笔耕。
郑老师是文艺学的大师,文艺学我是门外汉,我写这篇文章似乎有点不合时宜。
1953年夏,我们从厦门大学贸易学系毕业,二十多名同学直接分配到北京对外贸易部和商业部等部门工作。五十多个春秋,虽然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,人事沉浮,我们总是难以忘怀母校的形影、师长的教诲、同窗的情谊。
我是1952—1956年厦大数学系的学生。厦大的自然环境和学术环境有口皆碑,在全国是最令人羡慕的。
今年是厦门大学建校90华诞。在几十年的峥嵘岁月里,厦门大学这个大花园中辛勤地培植着众多鲜艳的花朵,为祖国和人民培养出约20万栋梁之才,真是桃李满天下。这是祖国的期望、人民的委托和信任。
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亲喜欢在工作闲暇之余带我去卧龙山下的国立厦门大学长汀旧址。父亲的思绪,在落日余晖下,就如同那金黄的光晕,迷离而悠远。
厦大人是浪漫的,我想这应该没有人会去质疑。这里有面朝大海、春暖花开的迤逦风光,又有指点江山、才情横溢的才子美眷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即使再冰冷的人也会滋生出些浪漫的情调来。
8月,骄阳似火的京城街头,奔走着一拨青年学子匆匆身影。他们是厦大一、二年级京籍在校生,参加“传递母校问候,探寻校友足迹”暑期社会实践的北京小分队
囊萤楼是校主陈嘉庚先生于1921年创办厦大的那一年建成的。外文系则于建校后两年创建的。我不知道外文系是哪一年迁入囊萤楼,但这幢楼与外文系的密切关系却为众人所认。
当我们的国家跨入“十二五”新的历史发展时期的开局之年,我们迎来了母校—厦门大学90周年校庆的喜庆日子。
版权所有  厦门大学北京校友会©All Rights Reserved. 地址:北京市月坛北街
邮编:100045 TEL:010-84898255 FAX:010-84898255
累积访问:
16354
当前在线:
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