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次自动登录
厦门大学校友会 > 群贤文苑 > 在上杭的青春岁月
在上杭的青春岁月
时间:2013-09-06 11:11:47     厦门大学北京校友会

在上杭的青春岁月

法学院教授曾华群

1969年6月至76年12月,年方17至24岁,我在老区上杭县度过了丰富多彩的青春岁月,往事历历,心驰神往。

溪口务农

1965年9月,我读厦门一中,属“老三届”中的“初中68届毕业生”。1969年6月2日,响应中央要求知青下乡锻炼的号召,我们18位同学一起乘火车到龙岩,转乘大卡车赴老区上杭县溪口公社大丰大队插队落户。

由于当地男人大多去割松香或伐木,我们男知青很快成为作业组的强劳力。日出而作前的温馨时刻是在作业组长陈代英家的集合,大家边聊天边享用陈家的小番薯或其他“小吃”,我借机操练客家话,以利尽快融入当地主流。陈组长是位精瘦的“女强人”,慈祥豪爽,笑声震天,传说是土地革命时期的赤卫队员。在她的带领下,我们天天耕作于层层梯田。春雨绵绵,穿蓑衣戴斗笠插秧忙。夏日炎炎,戴着“伐木小帽”光膀挥汗甩谷,芒刺浑身,收工再挑一担谷饥肠辘辘硬撑下山。令人惬意或不平的是出工的“烟歇”惯例,一声“食烟了”,男人立马“脱岗”,在田头吹起“大喇叭”,吞云吐雾,尽显爷们风范,女人则得照干不误。男女知青亦不例外。也许是得益于文革“串联”的磨练,我较快适应了山区的生活,学会了春耕、夏收夏种和秋收的多种农活,一年内工分从4工分提升为6工分(每个工分值0.048元),并列所在宫下村知青的最高分。

泮境做工

在同批下乡的知青中,我是特别幸运的。1970年8月,下乡刚满一年两个月,我就第一个被分配工作,成为国营上杭县瓷厂的学徒工,实现农转“非”,月薪18元整,经济上自给自足。

工厂坐落在上杭县泮境公社院康大队境内的大山深处,不通公路,山路离县城30里,离公社10里。瓷土矿就在后山。烧制瓷器的松木也取自附近山头,当地农民由近及远砍伐,源源供应。碗、茶壶、杯子等产品由农民挑到城里,大多销售本县。我当原料班工人,和工友承担瓷土加工一整套工序的劳作,包括在水碓房的挥锹起落泥、长柄锄头在大水池的搅拌“洗”泥、人力压榨机的旋转“榨”泥及肩挑加板车的运泥等,全凭汗马实力。梁兰芬班长身先士卒,不让须眉,众工友共苦同甘。工歇时常聚餐自产的南瓜木薯,亲如一家。

当年“工业学大庆”、“人定胜天”深入人心,晚饭后的义务劳动习以为常。我们挖鱼塘,种油茶……屡败屡战。最雄心勃勃的是学愚公,力图靠精神和锄头开出通往公社的10里公路,奋战数月,无奈缺乏爆破技术和专业人才,面对比锄头更硬朗的岩石,结局可想而知。

作为厂里的“知青”,我得到了许多重用机会。厂里将最为先进贵重、耗电量最大的真空炼泥机交由我操作,每晚加班3小时炼泥。曾奉派到尤溪县电瓷厂学制作电工瓷技术,到连城县瓷厂、大浦县瓷厂学制作出口瓷技术,还专程到湖南醴陵陶瓷轻工机械厂学维修真空炼泥机技术。还曾不自量力地绘制图纸,送到县农业机械厂制造简易炼泥机。

山火考验

青春年少,有时会翘首企盼“壮怀激烈”的事情发生。两次迎战山火,算是平凡农工生活中的严峻考验。

在泮境的一天深夜,山林突发大火,全厂民兵紧急集合,人手一筒10个大饼,向火场方向出发。伸手不见五指,一路急行军。远处火光冲天,还隐约传来竹子燃烧爆裂声。在大山里左冲右突,却无法接近火场,连向导也迷了路,只能宣布就地等待天明。一夜折腾,一筒饼不知何时已消化殆尽。天蒙蒙亮,找到了通往火场的小路,士气大振。逼近火场时,烧了一整夜的大火已显颓势,大家砍下树枝作灭火工具,连线成一长排,顺着风势一路扑将下去,兵不血刃,终于在中午时分扑灭了残余的山火。大功告成,一身轻松,顿觉筋疲力尽。回厂路上,大多跌跌撞撞,三五十步一歇,十多里山路走了三四个钟头。

在连城县瓷厂学习期间,又巧遇一场夜间山火。“火光就是命令”,我们一行五位来自上杭的“进修生”义无反顾地加入当地的灭火大军,可谓“将在外,无君命也自战”。

泉酒绵延

下乡后,我们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,毕竟是从“中山路”来到“山中路”。所幸溪口公社通公路,山清水秀,别有洞天。宫下村口就有一眼温泉,简易搭盖,石板池,温泉真真切切从池底的石缝冒出来,气泡连连。以天色明暗为界,男女分时段共享一池水,男士优先。收工回来,一身汗水泥巴直接泡入温泉,有时还洗出附体蚂蝗,不亦乐乎。夏夜我们时常躺在溪边瓜棚架上,仰望满天繁星,浮想联翩。明月当空,万籁俱寂,我喜欢独自在大山深处练太极拳,感受出神入化的意境。

闽西家家自酿糯米酒,温热了一人一锡壶,不醉不休不散。我落户范大富大哥家,熟米饭,南瓜芥菜,亲情浓浓,还很快练出了好酒量。当年父母常寄来巴浪鱼干,本是给范大哥添为家常菜,他却舍不得与妻儿分享,专作每晚邀我对饮的下酒菜。世事倥偬。30年后我带儿子重返宫下村与范大哥家团聚,当年坐在饭桌对面拨弄干菜的小孩恍惚依然,定睛查询,已是当年小孩生的小孩了。那年返乡时范大哥在村头整日等候,各家农友连环酒宴,离别相拥紧握,男儿泪轻弹,此农友之情至纯至真!

 

1978年2月以来在厦门大学学习工作,不觉已有35年。一直自认为是农工知识分子。在知识分子群中,常想起上杭的日子,常想起田野、工地上可亲可敬的农友工友。青春年华在“社会大学”的求索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我做人的品格和意志,也使我时时记起对社会和民众的一份应尽的责任。

 

《厦门大学报》2013年6月28日第四版

  是否添加到“留言板”
版权所有  厦门大学北京校友会©All Rights Reserved. 地址:北京市月坛北街
邮编:100045 TEL:010-84898255 FAX:010-84898255
累积访问:
16354
当前在线:
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