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次自动登录
厦门大学校友会 > 群贤文苑 > 【特刊】遥望青春岁月
【特刊】遥望青春岁月
时间:2011-03-31 13:01:46     肖频频(音乐98)

2008年7月25日,大学毕业周年聚会,可惜我因为工作关系不能赴约。只能在北京遥想同学们尽情狂欢,想念厦大海滩的细浪薄沙,想念建南礼堂的清风明月……

90年代初,刚上高中。记得那时有位朋友,是年冬天,她非要拉我去找凤凰花。她听老师说,凤凰花很美很美的。找遍了整个城市,我们终于在一座偏僻工厂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棵。可那棵站在房屋丛中的落光了叶的凤凰树,显得那么的孤寂。我没见过凤凰花,却因为朋友深深记住了它。       几年后,我来到了厦门大学。在厦门大学的校园里,凤凰树根植在每个角落。每年的5月,整个城市都会一起来度过一个红色的浪漫旅程。在那些灿烂的日子里,凤凰花盛开在每个枝头,刻板的城市为之温馨。我喜欢那种盛开的感觉,先是丝丝点点的红色,之后便是满树的灿烂,那灿烂温暖的不仅是人的眼睛,更是人的心灵。但随后,那种温馨又迅速为残酷所代替,灿烂的尽头,落英遍地。然而,从灿烂中走开是凤凰树寓于人坚强的又一方式。芳华渐渐散尽,凤凰树迅速地长出叶子,那叶子一绿再绿,直到那满目深沉的墨绿在寒冬里落尽,最后只剩下光秃的枝杈,提示人们她曾经有过的浪漫。这是怎样的一个生命历程?绚烂、繁华消弭、平静地成长、落寞地回味,似爱情,又似人生,凤凰树平静而从容地经历这一切。

离开美丽的厦门大学校园,看了更多的花开花落,也经历了许多人世的沉浮,我越发地爱上了凤凰树和她那灿烂的花朵。尽管她是那么的娇艳、那么稍纵即逝,但我仍然热爱她。她似乎已成为我灵魂中的一种必不可少的需要。无论何时,当我想起那满树的红艳,我都能感到发自内心的一种震颤——因为那娇艳,因为朋友,因为我自己。她似乎已成为一个青春的坐标,我们能用她丈量着生活及过去。

我不知好友如今有没有再看到凤凰树,但我想她会一如既往地向往凤凰树和她的花朵。因为我们都拥有90年代的青春。我们的90年代,是个大变化的时代,更是个混沌的时代。物化逐渐在加剧,温情慢慢在远离。在匆忙的旅途中,我们只是偶尔想起凤凰花的灿烂,偶尔看到她被物化后模糊的面容。90年代里,我们开始正视许多传统的人们不能容忍的事物;开始认为,许多事只要不是违背个体真实意愿的,都是可以容忍的;开始学会容许离经叛典,开始喜欢不按正常轨道运行的感觉;也开始听到有人说,上天赋予人类如此多生命的初衷,并不是想让人们都过上刻板无一的生活。生命的不同本应就意味着生活方式的多样性。然而,凤凰花儿虽然黯淡了,但她绽放时的从容和娴静却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。

90年代,时代的进步和网络的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冲击,不同的人的生活方式已经非常多元。但传统并未被完全遮没,混沌的时代仍然有着它的主线。我们一方面享受科技文明的进步,一方面又不得不承受文明进步带来的压迫感;一边“清舞飞扬”,一边痛苦出位。我们的性格融合了时代的烙印。不完全的儒家传统和日盛的西风在不同程度上撕裂着我们。两相撕扯,90年代人们的情感位移更加斑斓。但哪怕是惊世骇俗的“流氓燕”,都强调自己在生活中是个传统的女性。

这个年代里,我们经历灿烂,也经历包括灿烂以外的所有。因为灿烂、丰富的缘故,我们时常不由自主地回忆过去,过去的人过去的物。过去的物非人也多已非,但那里有种说不清的神思牵引,令人久久不能忘怀。在那飘忽、不成体系的思绪中,有青春时光的青涩、少年同游的欢乐、现实的无奈还有解脱尘俗的平淡。可以畅想自己如同湛蓝天空中的一缕白云,不杂一丝儿尘滓般的纯净;幻化成深水里的鱼儿,自由自在的翔游……

因为有着花语般的淡定,我们从容行走在90年代,行走在过去与现在之间。因应着时光的轮回,并无不适和因恋旧而起的愤懑。任时间流逝,内在的娴静于外在的变迁无多大关联,娴静的内在也是任天翻地覆仍不改变。

这就是我的,还有我们的90年代,喧嚣而又坚韧的,镌刻落寞却也孕育希望的90

  是否添加到“留言板”
版权所有  厦门大学北京校友会©All Rights Reserved. 地址:北京市月坛北街
邮编:100045 TEL:010-84898255 FAX:010-84898255
累积访问:
16354
当前在线:
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