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次自动登录
厦门大学校友会 > 群贤文苑 > 【特刊】厦大忆往
【特刊】厦大忆往
时间:2011-03-31 13:01:01     冯卫(中文82)

 17岁那年,我只身千里,来到厦门,一个长夏无冬、四季常绿,凤凰花和芙蓉花次第怒放的小岛。

 4年后,我又飘然远去,只是匆匆的过客。

 但我知道,我的生活、我的人生轨迹,已从此悄然改变。

今年春节期间,我又悄然来到厦门,回校看望老师和同学。临行前特意去看了看毕业20周年同学回校聚会时在群贤楼后栽下的那棵榕树,不过5年时间,当初那棵小榕树已枝繁叶茂,绿意盎然。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?

抚念前尘,恍如梦幻。大学4年,无论歌哭、悲欢、甘苦,于今皆成记忆,永驻心间。撷取几则趣事,立此存照。

水与水井

厦门这个海岛,向来缺水,尤以秋冬为甚。80年代初期,学校自来水每天分早晚两次,定时供水,过时即停。大学四年,每天晚上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就是用水桶存好第二天早上盥洗所需的水,因为没有几个人能在大清早按时起床。直到我们快离校的1986年,供水问题才稍稍缓解。

9月新生进校,办完入学手续,就是购置日常生活必需品,老师告诫,别的可暂时不买,但蚊帐凉席脸盆水桶却属必备。厦门夏日炎炎,蚊虫孳生,凉席蚊帐必不可少,可以理解;有了脸盆,何须水桶?似乎多余。安顿下来,才知学校严重缺水,水桶一是为储存日常用水,二是为万一断水,可以到宿舍楼附近水井取水,以解燃眉之急。

中文系和历史、哲学系的男生均住在芙蓉四,楼前走道旁边就有一口水井。芙蓉六物理系学生宿舍前边,芙蓉二经济系宿舍楼左前方,也各有一口水井。水井以青石为井栏,井深不过三四米,水桶系上绳子,就可汲水。井畔照例砌有蓄水池,可供学生盥洗沐浴。

那年我从湖北老家赴厦,坐了三天三夜烧煤的蒸汽机火车,一路的煤灰,白衬衣就变成了全黑。上午九点多下火车,十点多办完手续入住宿舍,第一件事情就是想痛痛快快的洗个澡,却意外发现水龙头没水。先到的同学告诉我,厦门缺水,定时供水,但楼前楼后,有井水可以冲澡。这才明白老师告诫我们买水桶的重要性。        听罢大喜,马上提起水桶直奔芙蓉六,水井边洗澡人还真不少。提水洗澡,井水清澈清凉,一桶水从头顶浇下来,一个字:爽!洗澡时,发现有人把塑料水桶掉在了水井里,有勇士会冒险下井,把水桶捞上来。水井并不深,青砖砌的井壁可以方便上下。

我见猎心喜,既然打水时会失手掉落水桶,那井底肯定还会有沉桶。我如法炮制,小心翼翼,脚踩转缝,手脚并用,从井口下到水面,再跳到井水中,一个猛子扎下去,用脚一探,还果真有!几番沉浮,捞上来好几个水桶,除了各色廉价塑料水桶,居然还有一只几乎全新的铝制水桶,真是喜出望外。回到宿舍,留下铝制水桶自用,另外两个送给同宿舍新来的同学,算是见面礼。四年之中,因为停水,到水井汲水的时候还真不少。比较集中的时间,是早晨起床后刷牙洗脸,晚上九、十点钟后洗澡洗衣服。这时候会发现,吾道不孤,自己绝非唯一的倒霉蛋,旁边总有不少人,也都在汲水,或盥洗,或沐浴,或濯衣。厦大四年,我开始坚持洗冷水澡,或许与厦门缺水、多用井水有很大关系。

 

看电影

厦大风景绝佳,自不必说,生活条件优越,更是有口皆碑。略举一例,建南大礼堂能用作容纳五千人的电影院,就是当时国内大学绝无仅有的。

每年寒暑假回乡省亲,都会经过武汉并稍作停留,一来转车,二来看望在武汉读大学的高中同学。当年大学生活条件普遍很简陋,武汉大学、华中师范大学、湖北大学,周末也放电影,但毫无例外,都是露天电影,为此,每个新生进校时,还专门发放看电影的小板凳一个。一到放电影时,去看电影的人手一个小板凳,蔚为壮观,成为一景。逢天公不作美,突降雨雪,就只好夺路而逃。如果遇有特别精彩的电影,即使下大雨,也有人穿雨衣或打雨伞坚持看完,精神实在可佩。我每每和他们谈起厦大可容纳五千人的室内电影院,他们都本能地表示质疑,最后钦羡不已。

我进校看的第一场电影,至今记忆犹新——香港喜剧片《欢天喜地对亲家》。学校为迎接新生,免费发票。电影讲男女平等,轻松活泼,可博人一粲。

当时,电影总在周三和周末放映,一般放映两场,第一场为教师职工专场,第二场为学生场,票价相当低廉,不过一两毛而已。刚开始是班级集体订票,由生活委员负责。大概是嫌麻烦,后来改为临时卖票,售票处设在中文系后面的一个小亭子,每逢上映新电影,售票处前便排成长龙,人头攒动,人声鼎沸。

看电影,是80年代最主要的大众娱乐活动,也是人人负担得起的文化消费活动,所以观众踊跃。如果是轰动一时的热门电影,那更是万人空巷,人人争睹为快。

大学四年,几乎看过了学校放映的所有国产、进口电影。印象比较深的是根据台湾女作家林海音小说改编的《城南旧事》,老舍话剧改编的《茶馆》,古华小说改编的《芙蓉镇》,张贤亮小说改编的《牧马人》、《黑炮事件》,以及张艺谋执导的《红高粱》,鼓吹改革的《血总是热的》更是看得人热血沸腾。进口电影中,史泰龙主演的动作片《第一滴血》让人大开眼界,娜塔莎·金斯基主演的《苔丝》更是让人惊艳,那一双含情脉脉的双眸,至今让人难以忘怀。

芙蓉湖垂钓

厦大北依五老峰,面向大海,有山水之盛,四季花木常青。位于学校中心的芙蓉湖,水波潋滟,湖光山色,更是校园画龙点睛之笔。

今天芙蓉湖以及周边的建筑,都是大规模改造后的格局了。我们刚进校时,芙蓉湖不过是一个大水塘,用长条花岗石铺了弯弯曲曲的湖堤,稀稀疏疏地种了几棵垂柳。湖中心一小岛,一台抽水机24小时不停的抽水,旁边还有一座钢筋水泥的地堡,颇为怪诞,有个老人住在里面,负责看管抽水机。湖边是崎岖不平的贫瘠砂地,间或种些地瓜。并未刻意经营,一切看起来都平淡无奇。

大概是二年级下学期,已进入初夏,有天晚上十点多下晚自习,回宿舍经过芙蓉湖边,远远看见有几个人凑在湖边。走近一看,原来是一个同学在钓鱼,旁边几个人兴奋地围观。钓鱼我当然熟悉,只是这位同学装备非常简单,一线一钩一面包一水桶而已。所谓鱼钩,不过是用曲别针弯成,系上线,一小团面包作饵,然后将面包饵扔到湖里,提着线等鱼上钩。如有鱼咬钩,就动作迅速的起钩。再看看水桶,居然收获颇丰。原来,当时学校食堂和学生宿舍的生活污水,大都直接排入芙蓉湖,一日三餐随污水排出的残羹剩饭,便成了湖中游鱼的最佳饵料。每到饭后,成群的游鱼就会冲向排污口,疯狂争食,难怪湖里的鱼长得又快又大。

这个同学选择的垂钓地点,就在芙蓉一和芙蓉二之间,此处有一个最大的排污口,觅食的游鱼最多,成群结队。一看之下,大喜过望。钓鱼,雕虫小技,等闲事耳!回到宿舍,我就兴奋地和室友商议,大失所望的是,他们居然兴趣阙如。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第二天,我就上街采办了所有装备。鱼钩是带倒钩的钢质鱼钩,线是轻软结实的尼龙鱼线,最重要的是鱼饵,那是我自己平时都不舍得买来吃的最美味的面包。   

老校门口有个面包店,每天下午面包出炉,小店门口买面包的人络绎不绝。所制面包很有特色,一是原料上乘,大概用的是进口面粉,烤出来的面包绵软有韧性,滋味悠长;二是面包涂了很厚的一层油,新鲜出炉的面包色泽金黄,香气袭人。当时市面上的面包,或许是面粉质量和烘焙不得法的缘故,大都发干,一搓即成粉末,根本捏不成团;即使勉强捏成团,也入水即化,不堪使用。而这家面包店面包的好处在于,小小一块,即可轻易捏成团,上钩作饵,抛入水中,三五分钟绝不会化开。湖里贪嘴的游鱼,遇到美食哪能等上三五分钟还不咬钩?

还真快,不过十几秒钟,就感觉鱼儿在试探性咬钩,然后是吞下鱼钩,最后是夺路逃跑,势大力沉,是条大鱼。迅速拉钩,还真沉,一使劲,泼喇一声,鱼儿出水,划出一条轻盈的弧线,掉落在岸边的草丛中。飞奔过去,麻利地抓鱼、取钩,然后放入早已备好的水桶中。这一切都在一瞬间有条不紊地完成,毫不拖泥带水。

借着微弱的灯光,可以看到鱼黑色的背鳍和银白色的鱼腹在发亮。细细一看,原来是条罗非鱼,也就是非洲鲫鱼;掂一掂,不下四两。罗非鱼猎食凶猛,难怪这么快就上钩了!接下来,换饵,下钩,咬钩,收鱼,忙得不亦乐乎。不时有路过的学生驻足观看,啧啧称奇,尤其是看到有鱼上钩被抛上岸,更是惊呼连连。不到一个小时,就有十多条的收获,小的二三两,大的足有一斤多,以罗非鱼为多,也有青鱼和鲤鱼。第一次钓鱼,就有这么丰厚的收获,大喜过望。提着水桶回宿舍,室友都还没睡,看到水桶里游鱼,全都从床上爬起来围观。

次日中午,就在走廊埋锅生火烹鱼,端的是鱼香四溢,全走廊都是兴奋的食客。 

  是否添加到“留言板”
版权所有  厦门大学北京校友会©All Rights Reserved. 地址:北京市月坛北街
邮编:100045 TEL:010-84898255 FAX:010-84898255
累积访问:
16354
当前在线:
18